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西南昌角膜移植费用多少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21:50:4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西南昌角膜移植费用多少,南昌近视眼手术度数,景德镇准分子激光治疗手术,景德镇准分子矫正,南昌准分子激光近视手术费用,景德镇准分子手术的价格,南昌icl植入术价格

  ◎ 胡野秋

  今天的中国人越来越不爱读书了,但这不妨碍他们把阅读的希望放在第三代、第四代身上。我就经常被朋友以当面、电话、微信、短信等各种方式,询问他们的孩子应该读什么书和怎么读的问题。其年龄跨度从幼童到青年,基本上全覆盖了。父母们一边询问一边照例会透出担忧,感叹着如今的孩子都爱游戏而不爱读书。我也照例地会问一句:那你们家长读吗?你们把时间都花在微信上,怎么能让孩子爱上读书呢?另外,你们搞清楚让孩子读书的目的了吗?

  当然并非指责家长,但是我一直认为孩子读不读书的责任,实在不应该由他们自己负责,根子全在父母身上。

  我在书店里观察过家长如何帮孩子挑书,比如有个孩子在捧着一本《蓝精灵》看得有滋有味,但妈妈走过来递给他一本《自古英雄出少年》,嘴里不断“开导”“启发”孩子:“你读这个除了淘气将来没出息,看看这些英雄的故事,你要跟他们学习”。我看见孩子拿过妈妈的书,翻了几页就扔到一边。我认为这位志存高远的妈妈其实已经败坏了她儿子读书的兴趣。

  这绝不是孤例,在儿童书店乃至家庭书房,父母和孩子为买什么书和读什么书,常常会意见相左,南辕北辙。在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成人的偏见总试图蛮横地控制儿童,他们不但希望孩子读书,还希望孩子能够按照他们的意愿去读。到最后孩子的阅读欲望彻底消失了的时候,家长更是痛心疾首,但他们不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儿童阅读杀手。当他们把阅读的选择权垄断在自己手上的时候,其实已经把孩子朝着书本的反方向驱离。

  在我看来,家长不必过于干预孩子的读书,他们的所谓“引导”常常以他们自己狭隘的阅读经验为参照,除了扼杀孩子的阅读兴趣之外,帮助实在太小。但因此有人会担心,家长不干预,孩子会不会读到“坏书”?对此我一直不以为然,世界上虽然有坏人,但其实并没有坏书,为什么?因为“坏书”的标准是可疑的,这“坏书”的标准是谁定的?四大名著在不同的时代都曾被列入过“坏书”,《红楼梦》曾被视为黄色小说而打入冷宫,《水浒传》也因为造反而屡被皇家所禁,但今天他们都成了中国文化最能拿得出手的作品。就连那部至今仍然被禁的《金瓶梅》,被正人君子们像瘟神一样地躲避着,只有真正读过的人,方能领略到它不输于四大名著的故事之深、文字之美。

  对于孩子来说,读书如同交朋友,谁都想交一个有趣的、当玩的朋友,所以我提倡邂逅式阅读,当你和一本书相遇,这是你们的缘分,拿起放不下,那就是缘分到了,否则就是没有缘分。

  最近在网上讨论得沸沸扬扬的关于刘胡兰要不要从小学课本中拿掉,一位家长给老师写的信中希望能让孩子从小远离政治、血腥、杀戮,而班主任老师的回信认为英雄主义需要弘扬,各自都说出了道理,而在我看来,让孩子从小懂得爱、美、宽容比懂得恨、恶、复仇要更重要。因为只有心里种满了善果,才能结出香花。

  我想起自己在小学三年级时,总是对父亲挂着锁的书箱更感兴趣,经常会趁父亲的疏忽藏起一两本书,在父亲回来之前读完,并设法偷放回去,那是我阅读欲望最初的发酵剂。因此我的书橱书柜从来不上锁,并且对我的儿子全部开放,我从小就告诉他:这里的每一本书你都可以读。我对儿子灌输的阅读观是:有读无类。

  此外,今天的家长们对于读书的目的太功利了,他们都希望孩子读“有用”的书,读对学习有帮助的书,最好读完立马给功课增加几分,这是最有害的,最优秀的文字往往是审美的,却没有什么直接的用处,正如《诗经》《红楼梦》都说不出直接的功用,但这些“无用之书”也许会影响你的一生,这就是“用”,只是不知道用在何时。就如同康德说的,其作用为“无目的的合目的性”,它像润物细无声的春雨,陪伴着孩子一起长大。


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张文雅    编辑:孙亦楠    责任编辑:司马奕